自拍照:重锤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93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4-05-14 02:33

自拍照:重锤



写在前面:

  前情提要:自拍照 (不然作者会很担心你们看不懂)

  本来原来的情节就在那里结束的,但是作者(就是我自己)突然想开了公平起见要给他们一个好结果,于是乎一番构思捣鼓就有了这么个续作。其实是因为最近几个月玩了死亡搁浅

  其实一起构思的还有另外一个后续情节,大概就是存活的主角二十多年后在工作的地方遇到了一个似乎就是前人转世之后的兽人引发的新剧情,但是那个构思起来写起来可要难多了,感觉没三四个月出不来,只好先咕着了。咕咕咕咕咕咕

 

 

  胡子花白的灰狼在灰黑色的滩岸上醒来。

  这是一个他从没来过的地方,周围的东西都蒙上了一层灰色调。滩岸似乎铺满了灰黑色沙子一般的物质,不管从哪边看,除了海岸线另一侧的灰色大海,整个滩岸一望无际。或者说,这里只有沙滩一样的陆地和一片海,还有只有太阳和些许云的灰色天空。陆地上偶尔有些看起来像石丘或者山丘一样的隆起,但是不多,有几个在海岸线上被灰色的海冲刷着。

  灰狼在滩岸沿着海岸线外侧十米的地方疑惑地走着。这片没有尽头的滩岸是那么漫长,以至于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而周围单调的景色更是让他忘记了他是从哪里醒来的。他只知道他是在疗养院的床上睡着的。

  他还记得不止有一个兽人跟他说过,兽人死后,灵魂会去往一个叫“冥滩”的地方,在那里走入冥海往生。跟他提到过这些内容的,不只是祖父母,还有神甫、行动中解救出来的神学家和教徒。他一开始没有相信这些,但是也没怀疑,因为没有兽人见过冥滩和冥海是怎样的——见过的人已经不在世上了——他也只能当作听到的传说故事一样去对待。也许濒死的兽人见过?不知道,也许这里就是他之前听说过的冥滩了吧。

  不知道走了多远,他看到了海岸线旁边有个看起来与众不同的黑影。那个黑影看起来像是个坐在滩岸上的兽人,因为逆光的原因他没法看得更清楚。好奇心驱使着他慢慢向那个黑影走去。

  随着他离黑影越来越近,他逐渐能看到那个黑影是个坐在滩岸上的兽人的背影,再往前走,那个背影越来越像记忆中的那个影子。就在他离背影两三米远时,他停下脚步,正待他要询问那个背影是谁,背影先扭过头来望向他,很快背影发话:“你来了。”

  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那个四十年里在脑海中时刻想念的声音。灰狼有点哽咽:“是你吗?”

  转过头的背影点了点头,随后背影身上的色彩和滩岸对面的夕阳一同鲜活起来,连海水也映上了夕阳的颜色。那是灰狼在最后的四十年里一直想念的那个兽人,那头壮硕憨厚而可靠的黑熊。他还时那个时候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变老,身上穿着的甚至是那次任务中的着装。黑熊站了起来,先是对灰狼微笑了下,接着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对面前的灰狼行礼:“代号重锤,向指挥员流星报到,接收指令。”

  灰狼扭过头,试图不让黑熊看见自己在流泪,又偷偷地伸出一只手拭去自己的泪水,即使这一切在对面的黑熊眼前看得一清二楚。“代号流星确认,目前没有新指令。”和面前的灰熊相比,灰狼的毛发已经白了不少,白色毛和灰色毛毫无规律地掺杂在一起,而且自己还穿着一套睡衣,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指挥员,他甚至不知道这算不算滑稽,很想笑,又笑不出来。

  黑熊小跑到灰狼面前,将灰狼搂到自己怀里。“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还以为你不会来。”黑熊用一只手轻轻摩挲灰狼的脑袋说着,“四十年,我在冥滩这里等了四十年,现在终于在一起了。”黑熊用自己怀抱的热量安抚着怀中的灰狼,他自己的声音也有点哽咽。

  对灰狼来说,熟悉的气味重回他的嗅觉。他也搂着黑熊好一会,才将情绪重新稳定下来。“要你等这么久真的……很抱歉。”

  “没事,我更想看你好好活着,一直到时候到了再来找我。”黑熊将怀里的灰狼搂得很近。四十年的等待,他终于能和自己心心念念的爱人相会,他这次是真的不想再松手了。

  “坏蛋。”灰狼轻轻用拳头锤了一下黑熊的后背。

  “好了,看看是谁来了?”黑熊轻轻笑了一下,稍稍松开自己的怀抱。灰狼回头一看,一个苍老的白虎兽人正缓步向他们走来。

  灰狼连忙立正,连刚才流出的眼泪都来不及擦,就向白虎兽人行礼:“代号流星,向安东尼报到,接收指令。”

  “代号重锤,向安东尼报到,接收指令。”黑熊也做了和灰狼一样的动作。

  “代号安东尼,已确认流星及重锤到位。婚礼即将开始,请干员做好准备。”

  “流星确认无误。”“重锤确认无误。”

  灰狼还是有点好奇。“安东尼是怎么来的?以及我们真的要在这里举办婚礼?”他抽了抽鼻子说着。

  “我记得以前有兽人说过,如果生前有约定,约定双方的冥滩可以互相连接。”白虎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我之前答应了做你们的证婚人来着,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这个约定。”

  “所以……你们其实早就策划好了是吗?”灰狼望向一旁的黑熊。

  “是也不是,因为我们那时候本来也要举办婚礼,行动那天我和安东尼约定了由他来当证婚人,却在行动中遇到意外。”黑熊说着,“后来安东尼去世后,偶然间我看到他走了过来,才发现我们之间的冥滩因为约定而连接在一起。”

  “而且为了这个约定,我不着急走进冥海,一直到给你们举办婚礼为止。”白虎说着,“不过这里没什么东西,没有教堂,没有神甫,所以由我主持婚礼并且仪式上精简一下可以接受吗?”

  “可以。”灰狼欣喜地一边点头点头一边擦掉脸上的眼泪。

 

  冥滩的颜色不再是死气沉沉的。灰狼和黑熊面向白虎并排站着,他们的手仅仅握在一起。白虎清了清嗓子,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睡衣,然后开始主持。

  “今天在这神圣的殿堂之中,我们将共同见证和祝福这对新人的婚礼,上主为此而祝福他们的婚姻盟誓。我们今天的见证和上主的祝福也将是他们二人神圣的约定。接下来我们将见到婚礼中庄严神圣更是幸福的时刻,新人在上主面前,要彼此交换神圣的誓言。”白虎顿了顿,“我愿意在此做这对新人的见证人,他们的生活会是幸福的,更会是美满的。”白虎又顿了一下,“现在我以上主的名义,请你们郑重表明自己的意愿。”

  “我愿意。”两兽深情地拉着对方的手望向对方。

  “你们两位既愿意结为配偶,就请你们面向对方,握住彼此的手,在上主面前缔结婚姻盟誓。”

  “我现在郑重表明与你结为配偶,并许诺从今以后,无论是顺境是逆境、是富贵是贫穷,是健康是疾病,我将永远爱护你、尊重你,终生不渝。愿上天垂鉴我的意愿。”两兽转身各自面向对方,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几近同步地说出自己的誓言。

  “愿上主降福你们的婚姻盟誓,并福佑你们的家庭,使你们的家庭成为爱的摇篮。愿你们的爱情在生活的一切境遇中不断成长,并愿你们在幸福和喜乐之中,白头偕老。愿上主与你们同在,直到永远。”

  白虎庄重地双手行礼,他看着面前一对几十年后终于重新在一起的两兽,眼睛有点湿润。“婚礼结束,请新人在海滩一起漫步。”

  黑熊和灰狼转身看向白虎。

  “好了,我们的约定已经兑现了。”白虎兽人摘下眼镜擦了擦脸又将眼镜戴上,“祝福你们,在往生之前多叙旧吧。我的心愿已了,是时候往生了。”说着,白虎踏进冥海,向一狼一熊最后一次敬礼,“来世还乐意的话来做我的队员。”

  “流星收到,再见安东尼!”“重锤收到,再见安东尼!”狼和熊也像白虎行礼。白虎随后转身继续向冥海深处走去,消失在两兽的视线中。

 

  黑熊坐在离海岸线一米的地方,而灰狼则坐在黑熊旁边,脑袋靠在黑熊怀里,一起看着夕阳。

  “我一直在这里没有往生的原因,除了约定,还有一个原因是担心你往生时只能孤零零一个兽。”黑熊摸着怀里的灰狼脑袋说着,“虽说这一等就是四十年,但是我觉得很值。”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会怕黑的啦。”灰狼说着,鼻子却有点酸酸的。

  “怎么,我的大小孩不乐意啦?”黑熊轻轻捏了一下灰狼的脸,“还是那样,一点都没变。”

  “话说你是怎么知道我做了指导员的?”

  “你知道吗,坐在岸边的时候,我可以通过冥海看到现实世界,一清二楚。”黑熊说着,轻轻拭了下眼睛,“二十四小时,不管你在做什么,我都能看到,而且冥滩的太阳永不落下,我要知道过了多久只能靠你了。”

  灰狼的脸红了一点。“有时候我能感到,在另一个世界会有一个兽人在看着我,而我想的没错。”

  “所以就给自己压力啦?有机会另觅新欢都不去?”黑熊打趣道。

  “才没有。”灰狼依偎在黑熊怀里,“知道吗,我一直都想着你,虽然心理医生能治好我的心病,但是无论选择从一而终还是另觅新欢都是我的选择,而我从来没后悔过,因为我的心里一直只有你。”

  “好吧,我认了。”黑熊摸了摸灰狼的耳朵,“不想辜负我是吗?”

  灰狼捏了下黑熊的鼻子,“我知道你单独去追击目标是因为你知道他身上带了炸药,但是不想波及我导致行动失败,所以才自己去的对吧。”

  “嗯,没错。”黑熊露出牙齿笑了一下,“一开始我也很后悔,事发突然,不得不将你狠狠地留在现实世界,看着你那段时间的样子我自己也觉得很难受,但是我知道你会坚强地活下去,会有别的兽代替我来爱你照顾你,也会有别的兽需要你。你还活着,还有机会,能好好活下去,就是给我最好的安慰。你的确做到了,但是令我意外的是你最后还是独自走到最后。”

  “所以我才会好好地活下去。”灰狼又哽咽起来,“不然就感觉你的努力都白费了。我一直都想要是哪天能在哪个地方出现奇迹能重新见到你,就一直在到处寻找,却靠着这样的执念维持到最后。”

  “这才是我认识的狼嘛。”黑熊轻轻刮了一下灰狼的鼻子,“早知道我就早点往生好了,即使是转世你也能把我认出来。”

  “你个笨蛋,就这样丢下我,这次我可要狠狠地惩罚你了。”灰狼假装生气别过脸。

  “好好好,想怎么惩罚都可以,想做什么都行。”黑熊很轻松地答应了。

  “就像现在这样搂着我看日落,看到我想起来为止。”

  “没问题。”

 

  两兽就这样在滩岸上坐着,聊起很多之前还没来得及说的话。在这没有昼夜的冥滩上,没有谁知道他们聊了多久,他们一直聊着直到靠在对方身上睡着,一直到他们再次苏醒。

  “现在感觉如何?”黑熊问。

  “很安心,很平静,四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灰狼看着夕阳说着,“好了我想站起来了。”

  “那我的惩罚结束了?”

  “结束了。”灰狼说完就站了起来,“和我沿着海岸线跑一圈如何?”

  “好。”

  两兽在海岸线上跑了起来。即使灰狼在去世前一直在锻炼,因为年龄太大,他体力已经不及黑熊,于是就变成了黑熊跟着灰狼跑,狼跑一步熊跑一步。他们两个在滩岸上一边跑一边笑,仿佛回到了以前的日子一般。

  “好了,我累了。”在不知道跑了多远之后,灰狼气喘吁吁地示意休息。

  “那个……你还要继续在这边多留一会吗?”坐着的黑熊看着旁边的灰狼,而灰狼也以同样的方式望着他。

  “不用啦,我觉得我准备好了。”灰狼用脸凑近黑熊,“再说,我们还要找安东尼,继续由他指挥我们行动。”

  “好,那我们呢?来世也继续在一起吗?”

  “必须的,我们就一起往生。”灰狼伸出小指,“我们拉勾,这次不准再丢下我独自离开了。”

  “好,一言为定。”黑熊也伸出小指,和灰狼的小指勾在一起。“我也准备好了。”

  两兽站了起来,他们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踏进冥海,向冥海的深处走去。

 


Comment

Please log in before comment
0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93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4-05-14 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