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App Download

Log in or Register

月光、黄昏与水中的恶狼

Author

Sawanudo


2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91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4-06-11 17:50

月光、黄昏与水中的恶狼

Author

Sawanudo


  雷声浩荡,从河岸边冉冉升起。

  无穷的苦难,牢笼似的包围着我,像闪电一般轰鸣。

  无数道白光将我团团围住,如果我的眼睛还能看见的话,每一道光都将刺痛我的眼睛。

  这是神罚。

  又一道闪电降临在我的躯体。它从我耷拉的双耳中强行挤入我的头颅,再通过我的每一条神经传导至我的全身,使我那可怜的、发黄的、湿透了的毛发悚然竖立。

  那道强大的闪电击穿了我的心脏,为它进行了及时的除颤。意识突然重新涌入我那已经停止运作的大脑。我猛地睁开眼睛,一片模糊。我的呼吸系统也重新开始工作,但却吸入了冰凉的河水。

  那种被刻在我意识深处的称为“本能”的东西接过了我身体的指挥权。它控制着我的四肢,使我开始缓慢地上浮。终于,在我仅存的一点点意识再度消散之前,氧气重新灌入了我的肺部。

  重获新生的狼在河中央醒来。

  我踩着水环顾四周。夜,一片漆黑。头顶的明月隐匿在厚重的云层之后。偶尔地,远方的闪电划过天际,带来刹那间的光亮,却无声无息。起初我以为我的耳朵已经不再能听见了,直至潺潺的水声悄然入耳。

  我挣扎着游向了岸边,看见了那些散落一地的花瓣。

  他已经走了。我的过去消失在了夜晚的河岸上。

  他是对的。

  河岸边孤独的狼在草地上坐了下来。他拔下一根草,放入嘴中咀嚼,默默品尝着那股苦涩的滋味。

  我将忍受永恒的苦难与伤痛。它们本该指引我飞升。

 

  他把河水涂满全身。河水冷冽冰凉,好像冥府中的幽火。

  他在黑夜中摘下花瓣,把它们聚在爪心,然后扔在地上。

 

  他从一个无梦的睡眠中醒来,时间是清晨六点。三个小时之前,他步履蹒跚地回了家,去淋浴间把自己湿漉漉的毛发吹干。他故意没有关上淋浴间的门。他想让他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

  他强忍着头部的阵痛,挣扎着爬起来去洗漱。他看到外面已经很亮了,亮得不真实。他整理好毛发,发现自己的利齿不如往日锋利了。

  亲爱的,你该好好休息一下了。你的体温高得吓人。我很担心。

  我没事。

  他便没有再说话。

  他想,自己大抵还是离不开他的。昨晚他做得有点过分,不过他知道他会谅解。那是月色之下摇动的闪闪波光,在一片深蓝色的虚空之中拼命留存自身的绿色星点。他看到裹挟着自己不断前行的湍流,是何等的混沌。他向前望去,远处他将到达的地方密布着高耸的云塔,惨白的闪电穿行而过。他回头。那是一条河,一条被黄昏笼罩的河。太阳像一块熔化的金属流淌在云层上,灼伤了那匹蜷缩在地的奄奄一息的独狼。

  一阵咳嗽突然袭来,几乎将他击倒。他连忙赶来扶着他上了床。他知道自己刚才撒的谎终于被揭穿了。

  我的病痛终于成了我无法逃脱的陷阱,在我被它彻底击垮之前,我想再对他说一声对不起。

 

  白昼已然消褪。我看到圆圆的月亮挂在头顶,它正把光辉洒向他。

  他有一辆老式自行车,是那种现在已经很少见的“凤凰”牌,艾略特送的。他骑着它朝着离开村庄的方向前进,皎洁的月光确保了他的行踪暴露得一览无余。

  亲爱的,慢点!他在后面远远地跟着。

  他远离了一切居民点。这条黑漆漆的小路上没有灯,他平时不敢走。现在是夏季,到了晚上,各种各样的虫子钻出巢穴,藏在路边的灌木丛里大声尖叫。

  身后,他很用力地蹬着踏板,试图跟上。

  他看到他已经坐在了河中央的一块石头上。你还病着,你不能这样在外面坐着。快跟我回家吧。他恳求道。

  他把尾巴沉入水中,感受着溶解的月光。

  我的病似乎看不到好转的迹象……但我希望至少到下个季节我还能像今天这样出来走走。到那个时候原野上会长着许多蒲公英,它们是黄色的,像水母似的在风中晃动。说到水母,每年夏天的末尾,海滩上都会漂来一群发光的水母,有的还是罕见的绿色品种——但我已经对此失去了兴趣。整个镇子上的人都像发了疯,在半夜蜂拥进入海滩,在那些绿色的东西周围攒聚,指指点点。

  芬里尔,你怎么了?我们回家好不好?他说,试探性地往前跨了一步,走上了河边的草地。如果你想看水母,我承诺带你去看,附近的城市中最近开了海洋馆。

  我不想去。

  我记得每年绿色水母活动的时候,你都会和我一起去凑热闹,你看起来真的很开心。我可以带你去看,我知道在这个季节哪里可以见到它们。

  我讨厌绿色。

  芬里尔,你到底怎么了?和我说说可以吗?求你了。

  他晃了一下尾巴,看到月亮在不断地升高,直至头顶。他看到水月径中摇晃着的自己的倒影,然后起身。

  我的病痛是一剂良药,它把清醒注入我的脊背。

 

  芬里尔是那种外冷内热的人。他外表给人的疏离感源于他的内向性格。而艾略特正是那种敏感到可以发现他内心的柔和的人。

  于是,他们便在一个夜晚洞悉彼此。淡淡的月光照亮他们的视野,他们看到了对方,他们看到了无比的深度。他们发现他们一拍即合。月光就是见证者。艾略特曾经害怕黑暗的夜,苍白的月亮像一位超级观察者,穷追不舍地围猎他。他紧紧地贴着芬里尔温暖而柔顺的皮毛,后者的眼睛正在黑暗中闪烁着幽灵般的绿光。芬里尔。他呼唤着他的名字,芬里尔正变成月亮。芬里尔在追捕他,向他展示利爪与尖牙。他不害怕,芬里尔正把眼中的绿光注入他的瞳孔。芬里尔。然后他醒来。

  在那之后,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加密切。他们相聚而居。他为他带来凤凰。直到他倒下。

  艾略特从来没有抛弃他。

  我的挚爱仍像往常那样醒来。他收看电视。他了解战争与灾难。他关注瘟疫。他远望星空。

  我的命中注定在我身边等着我醒来。他未曾离开。

 

  他骑上“凤凰”单车,沿着马路的边缘前进。他的两旁是灰黄色的大楼,它们机械地插入灰蒙蒙的天空。他经过一长串外观似乎完全一致的门面。它们仿佛一群贪得无厌的巨兽,整齐地朝外张着黑洞洞的大口,头顶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大字。

  路上的人少起来了。他在一个路口拐了弯,沿着潮湿的路面艰难前进。

  他到图书馆的时候,地上已经有了浅浅的积水。图书馆的大门十分伟岸,他需要走过长长的阶梯,才能跨入其中。

  他感到头部一阵胀痛,但别无他法,只得迈着疲惫不堪的步伐强行拖着自己走上台阶。他推开图书馆的大门。他回头,看到阴沉的天空并没有下雨。

  图书馆里最后的读者也在离开。很快,偌大的馆厅中只剩下他一人。他耷拉着尾巴,在书架上找到了那几册书,坐下来继续阅读。他看到丛林中斑斓的猛虎追捕落单的独鹿,又摇身披上了笔挺的正装相互致意;他看到在无边的平原上,一个小型的狼群正在与当地成千上万野兔的代表们交涉,文明的语词从他们的尖牙之间蹦出,化成契约之上那一个个锋芒毕露的爪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有些烦躁地抖了一下耳朵,发现馆厅的地板上已有了一层难以察觉的积水。

  他沉浸在书中的那些晦涩艰深的名词之中,艰难地咀嚼着它们所映射的沉重的现实。水位正快速上升。他抬起头,看到一层层的书架被整整齐齐地分成许多小格子,每个小格子里都难以接收到本就已经无比昏暗的灯光。他仿佛看到每个小格子都在吸取外部的光亮,把一切变得更加昏暗。小格子们正在坍缩,变成一个个黑漆漆的洞窟。他在黑洞中看见了许多闪闪发光的面孔。那是母亲的面孔。那是中学同桌的面孔。那是邻居家的孩子的面孔。那是奥丁的面孔。那是艾略特的面孔。那是自行车的面孔。那是绿色水母的面孔。那是月亮的面孔。那是,那是,那是那是那是……

  芬里尔,该回家了。他的声音响起。

  那是那是那是那是那是那是……

  ……

  芬里尔?他听起来有些担忧。

  那是,那是一匹叫作芬里尔的狼的面孔。

  他还在叫唤着他的名字,但急速上涨的水淹没了一切。他的声音也渐渐淹没在水流之中,连同巨量的水被粗暴地吸入一排排的黑洞。黑洞里,一切都在向他招手。奥丁浑身闪着金色的光芒不可战胜地向他招手,绿色水母变成彩色优美地游动着向他招手,月亮把背面转向他向他招手。

  他知道他就在其中一个黑洞中。他向黑洞中的自己招手。黑洞中的自己也向他招手。

  我的病痛是一名工匠。它把世界涂成白色。

 

  他在七岁那年知道了自己名字的含义。

  芬里尔,你爸爸妈妈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啊?

  他无法回答。

  有人开始笑。你是一匹狼呀,他们说。芬里尔是恶狼的名字。

  他说他不是恶狼。他从来没有想过做坏事。

  每个人都相信了他的话,因为芬里尔真的是那样善良。像他这样善良的狼绝不可能为恶。

  然而芬里尔一直惦记着他们的话。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说芬里尔是恶狼的名字,直到那天晚上随意翻书时,他终于知道了缘由。那是因为诸神。

 

  诸神畏惧芬里尔的力量,希望将他束缚。

  他们用莱汀之链锁住他。他挣脱。

  他们用卓米之链锁住他。他挣扎、反抗,随着一声巨响,他再度挣脱。

  他们耗尽心力,集齐六样珍奇物品,制成格莱普尼尔之链锁住他。

  他惶恐至极,他使劲气力挣扎、跳跃。

  他被永远锁在巨石上。

  ……他咬断提尔的手腕。

  他被盖尔加之绳束缚。他被基奥尔之石封锁。他被特维提之岩禁锢。

  他的巨口被利剑撑起。他的唾液流成毒河。

  ……他会杀死诸神。

  然后,他将目睹黄昏。

 

  他从不安的梦魇中醒过来,看到身旁的他也醒了。

  我的同床同我一道从噩梦中醒来。

  芬里尔,别害怕。

  我不害怕。我很迷茫。他想。

  芬里尔,书里说的那些都不一定是正确的,毕竟它们都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前的旧东西了。

  他愣了一会才知道他不是在讲巨狼与诸神。

  你知道的,芬里尔。爪与牙什么的,在我看来确实是你们特别的标记,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亲爱的,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我喜欢你的利爪与尖牙。你我都知道。

  他没有回答,只是转了一下眼珠。

  芬里尔,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怎么说呢,很多时候确实事与愿违。这也许并不是最好的时代,但生活依然更大。找到你所热爱的事吧。

  他弹了一下耳朵。

  哎呀,就是真有那么坏,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知道一天中我最喜欢什么时候吗?明天我就可以告诉你。我们一起去山坡上。嗯,中午过去。我们先好好地放松一下,等时间差不多了,就找一处草坪坐下,看太阳慢慢落下去——如果真有那么坏,你说那太阳像不像这糟糕透顶的一切,每况愈下呢?嘿,我们可以一起去看太阳落下去的。

  然后呢?他终于说话了。

  然后,你将目睹黄昏,芬里尔。

 

  奥丁会去和芬里尔战斗。他会戴着闪亮的金盔。他会身披如火焰般舞动的斗篷。他会骑上比风还快的天马。他会举起神枪。

  ……他会被芬里尔的利爪与尖牙撕碎。

  无人将目睹最后的黄昏。

 

  他们没有看到太阳落下去。他们看到太阳消失不见。好在明月高悬,亦真亦幻。夜空清冷,星辰永伴。

  他是在这天的上午突然发烧的。他头痛欲裂,但他没有忘记他们的约定。

  亲爱的,如果你不舒服的话,我们可以改天再去的。

  不用了,我答应过你今天要一起去看黄昏。他知道自己昨晚其实没有说过表示约定的话。

  于是他们一同前往。

  他们坐在山坡上。他指着慢慢沉下去的太阳说,你看,芬里尔,过一会我们就可以看到夕阳了。现在,你知道我最喜欢一天中的什么时候了吗?对的,我最喜欢黄昏。黄昏的时候,夕阳也是很美的,芬里尔。

  他紧紧搂着沉默的狼,感受他柔软的皮毛,还有他脸颊之后的利齿。他希望这一刻成为永恒。

  当太阳湮灭的时候,他看到属于他的那匹狼飞奔向家的方向。

  我想回家。我需要回家。他不停地念叨。

  芬里尔。他试图叫住他,但没有成功。

  他气喘吁吁地跟着他跑回了他们的家。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他哭着说。

  芬里尔,我爱着你。我很害怕。

  他跨上“凤凰”,一头扎进森林。芬里尔!他着急地大喊。

  他骑上邻居的单车,跟着他冲入黑暗。

  当他再一次沐浴在光亮之中的时候,他发现他来到了那条河的岸边。

  我的爱人正站在河中央的一块石头上。他变成了我的陌生人。

  诸神正看着孤独的恶狼站在河中央的石头上。

  对不起。我是一匹孤狼。我生来就是这样。对不起。

  芬里尔,你的内心告诉我你不是。

  他回头,眼中闪烁着幽幽的绿光。

  回来吧,芬里尔。看在我的份上,我求你了。

  他看着月光把他团团围住。曾经属于他的狼向浅滩中迈了一步。他感到劝说是无用的,但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这时候,他看到草地上长满了鲜花,它们在月光中闪光。

  河中央的狼也在月光中闪光。

 

  我的爱人站在河的中央。他被月光照亮。他在河水中浸润。

  我的灵魂在草地中彷徨。他寻找花朵。他把它们撒在地上


Comment

@森狼司南(24-06-21 23:45)

被束缚的恶狼还能在爱人的怀里看见黄昏吗

@Sawanudo(24-06-21 23:58)

回复 @森狼司南 :诸神的故事终止之时,即是芬里尔目睹黄昏之时

@森狼司南(24-06-22 13:38)

Reply @Sawanudo :最终还是由芬里尔破局
Please log in before comment
2 user (users) favorited this work
  • View Count:91
  • Rating:General - Intended for all ages.
  • Publish Time:2024-06-11 17:50